当前位置:主页 > T校生活 >一位卖相片筹旅费的俄罗斯女孩,改变了我对「旅行」的定义 > 正文

一位卖相片筹旅费的俄罗斯女孩,改变了我对「旅行」的定义

发布:2020-06-14 热度:341℃


对加拿大有十分深厚的情感。平时最喜欢聊天、想事情、看书、听音乐)

如上星期一样,我出了捷运站往台电大楼的方向走去,不远处看见有人在摆摊,近看是一张张的照片。

旁边的字牌说明着这些照片是这个女生旅行中拍摄所洗出的,并且可以用任何价钱购买,用简单的心意资助她接下来的旅费。

那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她,来自俄罗斯。金黄色的长髮,绑着麻花辫马尾,纤瘦,穿着无袖的合身长裙,绿色明亮的眼睛,她蹲着。

一位男生正在一句句的试图和她聊天,这也吸引了我,我也对这一切很好奇。看着地上陈列整齐的照片,我挑了一张最喜欢的,想着要支持,拿出钱来买。我问她:「25块可以吗?」担心自己出太少。她非常客气的说:「多少钱都可以的,看妳自己的意思!」原本买完就想离开的我还是被好奇心留了下来,静静听着她与男生的对话。

我心中有好多疑问。一个人?摆摊?各地旅行的照片?筹旅费?没多久男生走了以后,我便和她聊了起来。

我一直觉得自己喜欢旅行,但我不确定的是⋯⋯

近半年以来,「旅行」这个词在台湾对我来说已经有些厌烦,充斥于各式媒体,说着它的好处,变成陈腔滥调。对我来说,我看到太多人身上有太多责任枷锁,没有可以选择把时间花在哪里的余地,更别说「旅行」了。而旅行也变成像是较有钱的人才能做的选择,混合着奢侈与任性的气味。

我不喜欢大家不明不白、趋之若鹜的盲从和崇尚,但今天遇见的女孩,爲我心中的「旅行」改变了定义。

我问:「这些都是妳去过的地方?」她说对,并指着一张张的照片,说着一个个国家,有玻利维亚、中国、越南、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还有一些我没有听懂的国家名称。

我接着问:「妳旅行多久了呢?」她回答:「一年多了吧。」我有点惊讶,闪过的疑问是:哪来那幺多钱和时间?

于是,就这样开启了话匣子。

「妳怎幺会想到要开始这趟旅行?」她说,在她上大学后没多久,就觉得读书真的十分枯燥乏味,她不喜欢读书,嚮往旅行,也听过很多人旅行的故事和经历,真的很想尝试。她才19岁。

她说,有时候自己搭营帐,所以节省了很多住宿费。「真的是旅行之后,才会很懂得珍惜很多平常以为稀鬆平常的资源,像是好几天没机会洗澡或没有热水可洗澡,再次终于可以好好洗澡的那一刻,真的是会很感动、很知道要珍惜。」

我接着问:「妳不会害怕吗?」她说:「会啊!」她表示,很多人都说她很勇敢,但她旅行的途中的有很多时刻,都只和恐惧共存。

「当妳站在路边,妳没有钱、不知道今天住哪、举起手来希望能有人停下来让妳搭便车,却没有车经过或没有人要载妳时,真的只剩恐惧」。

一位卖相片筹旅费的俄罗斯女孩,改变了我对「旅行」的定义

她回忆起,有一次在泰国遇到这种无所适从的情况,路上都没什幺车、没什幺人,时间也已经很晚了。好不容易有位机车骑士停下车来,他拿下安全帽却是位单眼视障人士,问她要不要载她ㄧ程,说可以帮她。她说虽然有些害怕,当时也别无选择,上了那位骑士的后座,车子还骑非常快,当时她真的非常害怕可能会遇到危险。

没想到结果那位善心人士将她载到了一个寺庙,当晚她不但找到了地方住、有东西吃,还有热水澡可以洗。她眼睛亮起来说:「这趟旅行教会我,不管处境有多绝望,最终都还是会有希望的,每一次都是这样,没有一次例外。」

开始聊开后,我问她,父母不会担心吗?她说:「会!当然会!担心死了。」她说她妈妈非常担心她,每一次只要通讯息或Skype都会问她什幺时候回来,是不是明天?还是后天?只要她妈妈一两天联络不到她,就会以为她是不是出意外死了。还说她妈妈常常哭,担心她,希望她早点回家。但她说:「可是不管多担心,她尊重我的选择。」她有一位非常伟大的妈妈。

旅行一开始总是最难,她是这样开始的⋯⋯

她说她大约花了半年的时间做準备,除了準备自己的一些计画、自己做心理準备,还有慢慢的让她妈妈接受她要开始旅行了的这件事。从一开始跟她妈妈说:「妈,你看那个谁在旅行,他已经旅行很久了,是不是看起来很棒!」到开始跟她妈妈倒数自己的出发日。「妈,我在一个月要出国啰!」,「妈!我在一个星期要出国啰!」,到「妈!我明天要出国啰!」

她向我描述到这段的时候,真的觉得她妈妈很伟大,能给予自己宝贝女儿那幺大的支持、那幺大的自由与尊重。我问她,是什幺原因可以让她这幺独立,敢一个人旅行?她说好像也没什幺特别的原因,就是很想做很想做,最后就是出发就对了。她说她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每天嚷着要旅行,但没有一个真的出发。她说:「如果想做,就去做啊!」

她接着说,下一站要去韩国两个月,所以目前除了在赚每天在台湾的住宿费400元,也在筹去韩国的机票钱约2000元。她还说:「但去韩国的飞机票每天都在涨,这让我有点紧张!」

问:「那你打算旅行到什幺时候呢?」她表示,会看感觉,因为透过在旅行期间英文的快速进步,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有点语文天分,所以未来可能会考虑去中国大陆、香港,或来台湾读大学,顺便参加免费的中文课程,同时还可以在台湾待更长的时间、旅行更多的地方。她也表示台湾的总统是女生这件事让她非常开心,她很喜欢,她说:「女生也可以当总统的!」

我们在对答的过程中,她还忍不住说我好像记者在问问题,我连忙跟她说不好意思,但她马上表示是称讚,她很喜欢。如果还有时间,我会和她再聊一个小时,只可惜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一位卖相片筹旅费的俄罗斯女孩,改变了我对「旅行」的定义

和她聊了这幺久,听了那幺多故事,又选了一张照片,这次付她100元。有别于第一张照片,这次除了写下照片的拍摄地点,她还写下:「Thank you so much! Be Brave!」我喜欢她给我的感觉,简单而勇敢。我想,我们会继续保持联络。

透过这位女孩的冒险记,我不觉得是鼓励「每个人都一定要去旅行」什幺的,没有什幺是每个人一定要做的。就像我和我一位尊敬的老师不约而同的看法,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什幺「成功的方程式」。

她的故事告诉我,有些事你一定要想太多,想做什幺就去追,人生会继续下去,点和点终究会自己连在一起,不需要事先担心太多。关键是,你有没有勇气去想「自己要什幺」?并且,有没有勇气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在一般教育制度下长大的她,并没有以读大学为藉口,不开始追求自己的旅行,她知道现阶段对她自己来说,旅行比大学重要,所以她选择了旅行。她更没有因为没有足够的经费而停止旅行或深感绝望,她卖照片筹资。

我们是否都能,为自己「想做的事」有同样的胆识与气魄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