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C潮生活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 正文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发布:2020-06-07 热度:634℃


二十五,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个数字,25。

这是在我新秀赛季,爵士的胜场数。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你很可能并不知道这个,除非你是爵士的真球迷(献给盐湖城),否则你很可能并不会花很多时间考虑犹他爵士队,我们都心知肚明。有时候,被遗忘的感觉比任何负面情绪都要强烈,而这正是我新秀年的记忆之一。我还记得我在板凳席上看到的——甚至毫不夸张地讲,在板凳席旁边的地板上看到的,因为板凳上坐满了人,只能委屈我这个新秀了。距离比赛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我记得这种感觉。眼睁睁看着我们输掉57场比赛,我记得这种感觉。一次次的输球后听着刺耳的蜂鸣声,站起来走回更衣室,我记得这种感觉。比赛的焦点从来不会是我们,那些赛后採访,那些高光集锦,向来都是胜者们的专属。我感觉就好像我们是一群隐形人。

三十八,这是我希望你们记住的另一个数字。

在联盟的第二年,我们赢了38场球,那一年我打满了82场比赛,上场时间也大大增加,场均数据提升至8分10篮板。最重要的是,我再也不用坐在板凳席旁边的地板上了!

我们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我认为这主要归功于Quin Snyder教练,那是他成为我们总教练的首个赛季。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Snyder真的惊到我了,那是2014年9月的训练营,我在之前的夏天刚刚代表法国男篮参加了篮球世界盃。老实说,我本以为教练可能连我是谁都不知道。然而在我们刚开始的几次对话中,他走过来跟我说,他看了我在世界盃赛场上的每一场比赛。

这简直太扯了——他能讲出一些特定比赛中的几个特定回合。他记得我们是如何在小组赛中惨败给西班牙24分的,也记得我们是如何在準决赛成功复仇的。我们让许多人刮目相看,西班牙非常出色,他们有Gasol兄弟、Serge Ibaka、Ricky Rubio,被认为是欧洲最强球队之一,而法国在那年可以说是无人问津。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我记得教练怎幺说的,他希望我每场比赛都能像打西班牙那场来打,只要他继续做我的教练,就一定会逼出我的极限。那时候我对他还不怎幺了解,但我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对于执教,他是认真的;对于在犹他建立一支不容忽视的球队,他是认真的;对于重现John Stockton和Karl Malone时代的辉煌,他也是认真的。「只要你能以你夏天的方式来打球,我们的球队必将无所不能。」他这幺跟我说。

他问我是否愿意这幺做,我看似冷静地点了点头。

实际上在内心深处,我激动万分。

那时候我在NBA的目标,无非就是能有机会上场打球。新秀赛季,没人知道我的名字,我相信如果我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一定会吸引到人们的目光。我在等待我的伯乐。

这是献给教练!

18,这个号码对我而言也挺有意思。我觉得我直到18岁那年才第一次真正理了次发。

在那之前,一直都是我妈妈给我剪头髮的。她是我认识的最勤奋的人,总是同时打好几份工,当理髮师,在饭店工作——为了我和我的哥哥姐姐,她会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在圣昆廷长大,那是一个位于巴黎北部的中等大小城市。我们的公寓很简约,吃住不愁,很像美国城市内城的国民住宅区[译注1]。

[译注1]:国民住宅计画是由美国地方政府出资建造并负责管理的供给贫困家庭居住的住宅区。

「要对于你所拥有的感到开心。」我妈妈总跟我们说。

在我很小的时候,姐姐就搬出去住了,哥哥则在19岁的时候去了大学,从那以后我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房间。11岁之前,我都是和妈妈挤一间房。

回想起来,我能够理解她的不易,一边要夜以继日地工作,一边要照顾我们,但她从未让我感觉自己对她是个负担——儘管我有时候确实是。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儿时的我精力十分充沛,很小的时候就在学校打群架了,因此一有机会,妈妈就给我报名参加体育项目以及课后活动,比如空手道、田径和拳击等。11岁那年,我被她送到了篮球队,自那时起,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项运动。

她逼着我参与了许多运动,但篮球让我最感兴趣。我是场上最高的,而且我父亲打过职业篮球,还在80年代和90年代为法国国家队效力过,因此篮球大概也是我DNA的一部分吧。突然间,精力过剩的我找到了归宿。我开始在学校里受到广泛关注,看起来我可能会在篮球道路上拥有光明的未来,这对于来自圣昆廷的人而言极为罕见。

12岁那年,我去了寄宿学校,那里距离妈妈的公寓有1小时车程。我会在大多数週末回家,她会为我理髮,问问我成绩如何。这些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

我妈妈那时候非常想念我,每当我回家,或者和她打电话,我都儘量不表现出自己过得很艰难。因为我记得她是如何辛勤工作的,只为了能够让我们能够吃饱饭、上的起学。我还记得她每次回家都精疲力尽,但她对此毫无怨言,为了孩子们的美好未来,她甘愿做出任何牺牲。当时的情况对于12、3岁的我来说并不轻鬆,但我不想让她担心。

15岁那年,我去到了更远的肖莱市,那里距离我家足足有5小时车程。我去了一所拥有出色篮球队的学校,这也意味着我不能在週末回家了。我一有时间就给妈妈打电话,但只能偶尔在假期回家几次。

接下来的3年,我为肖莱市青年队打球。儿子这幺小就孤身一人在外漂泊,我知道这对于我妈妈来讲很难接受——我是他的最小的孩子,而且要比哥哥离家时年轻许多。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我——天气怎幺样呀,冷不冷呀,交没交朋友呀,能不能吃饱呀……但她始终理解,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永远都会鼓励我去追逐梦想。

2013年,我的梦想终于得以成真,唯一的问题在于,我即将去往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城市——

盐湖城。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来到犹他之前,我对美国的全部了解都来自于电视剧或者电影,而这些都跟犹他一点关係没有,因此我并不清楚来到这里以后会经历什幺。对于整个犹他州,我唯一的了解就是,这里曾是Karl Malone打球的地方。

第一次见到Malone是在我新秀赛季的一次训练中。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对我帮助很大。他告诉我,他十分期待于我能够带给爵士的一切。我们聊了一些内线技巧,然后他提出与我进行特训。在此期间,他的强硬让我大开眼界,每当想起这个,我总能想起他粗壮的前臂。有次在低位防守他,然后他把前臂放在了我身上,它硬如磐石。儘管已经50岁,但他可能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强壮的人。那幺他在巅峰期的力量……这简直超出了我的想像範围,他让我想要成为一名更好的防守者。

前文提到过,世界盃对我而言就像是个决定性的时刻,但自从来到犹他以来,我同样经历了许多令我终生难忘的瞬间。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我会永远记得Richard Jefferson,当我还是个无依无靠的菜鸟的时候,他扮演了导师的角色。事实上,当我在2013年来到这里的时候,整支爵士队都向我展示了如何做一名职业球员。儘管我没得到足够的上场时间,儘管我们没赢几场球,但我没怎幺得到新秀的待遇(除了坐在地板上看球这事)。自从被选中,我就成为了这支球队的一份子,就是这样。

我会永远记得第一次训练营,在我看来那和军训没什幺两样,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几个星期之一。但回首往事的时候,我能够意识到,这段经历对我而言不可或缺,因为它让我让我明白了从法国青年队到NBA需要做出多幺巨大的调整。

我会永远记得一直被低估和忽视的滋味,而Snyder教练不断提醒我们,继续努力,不断进步,终有一天我们会苦尽甘来,赢得人们的关注和尊重。

我会永远记得上赛季的全明星赛,没被选进全联盟的感觉真不好受。我认为自己完全配得上入选,但最终事与愿违,而且看起来出了犹他州,甚至没多少人为我鸣不平。这是我职业生涯中头一次有这种感受,而且不仅仅是没进全明星,更多的在于似乎没人真正把我视为候选人。

我会永远记得上赛季在季后赛次轮中惨遭横扫,以及休赛期,所有人都在扬言Gordon Hayward的离开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进入重建。

我会永远记得Donovan Mitchell的到来。

第一次看Mitchell打球是在夏季联赛期间,第一感受是他防守不错。我总是会关注新人的防守,看看他们是否在防守端同进攻端一样努力。Mitchell正是如此,我立马就对他充满了尊重。当他在自己生涯第二个月就砍下41分……我靠,我知道他一定会出人头地。

这是献给Mitchell!我们的新秀,我们的得分王,年度最佳新秀!

但最令我终身难忘的,还得是我妈妈给我的忠告。

「要对于你所拥有的感到开心。」

我始终坚持这句话,我对于我的球队感到开心,对于教练、对于这座城市都感到开心,你们是最棒的。

但我需要对妈妈最喜欢的句子做个小小的修改。妈妈,希望你别介意。

对于你所拥有的感到开心,但也要走出去,拿回属于你的东西。

训练营的第一天,我就说过我们这赛季会重返季后赛。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痴人说梦。我们的开局并不顺利,我伤了一个膝盖,紧接着又伤了另一个膝盖,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但在我心中始终秉持着一个信念——我们会震惊全世界。现在我们已经开启了季后赛之旅,而且一整个赛季以来,我们从未如此健康,也从未如此自信。我们拥有全联盟最棒的新秀,以及全联盟最强的防守,还有最出色的教练之一。但我们还没得到我们想要的。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我想让你们记住最后一个数字。

19,911。

这是我们的主场威英特智能家居球馆所能容纳的人数,任何球队要想战胜我们,都得先问问这19,911个人答不答应。也许没有其他人相信我们,但这是他们的问题。我知道我们依旧被人低估着,在犹他州,人们早已对此习以为常。现在,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了,是时候让全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了!

我们需要你们每个人。

每一个人。

Gobert亲笔:进击的盐湖城,是时候拿回我们赢得的东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