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C潮生活 >许多宗教的信仰都有「排外」条款,那我们该去信吗? > 正文

许多宗教的信仰都有「排外」条款,那我们该去信吗?

发布:2020-08-06 热度:668℃


请问大家,想像一下如果可以跟上帝请求些东西的话,会想要什幺呢?

「车子、房子、钱!」
还是「机票、旅费、餐费!」
还是「健康、变美、变瘦!」
还是「世界和平、四海一家、世界天堂!」

再请问你,如果可以跟上帝对话,你会想要讲什幺呢?

「请帮助我度过难关。」
「请帮助我一切顺利。」
「请帮助我的亲人、帮助我的爱人、帮助这个世界。」
「我现在失眠无聊,陪我讲点八卦吧。」

一般人想要的东西大概不脱出这类範畴,由自身的舒适、愉悦,到亲人的舒适、愉悦,当然,如果能让更多人都很开心,我想也是很好的吧。

如果这些就是你的信仰呢?
如果你的信仰就是这些呢?

希望得到一些东西、希望自己跟旁人快乐,然后希望世界和平、地球乾净,偶而再跟上帝讲点笑话,难道这样的信仰不够吗?

如果够,为什幺我们要附加「不必要的条款」?

世界上某几大宗教里,如果你够虔诚,那你人生中的重要目标,就会是「杀掉不信仰你的宗教的异教徒」,而且杀了以后可以让你进入天堂的机率大增。

「乱讲一通!我信仰的宗教才没有要我这样做!」很多人不服气跳出来了。

是的,因为你,以及多数人信仰宗教都「不太虔诚」。简单的说,如果你虔诚,那你应该要去熟读圣经、古兰经,然后照做。

如果没有照做,而是选择性地做,这应该不能算是虔诚吧?顶多算是插花或玩票性质,就像法律一样,你不能够身为一个公民,然后选择性地守法,如果你要选择性地守法,那就不能说是一个守法的公民,顶多说是一个「弹性」、「圆滑」、「带点自我乐趣」的公民,那信仰宗教也是如此。

假设一个人从不上教堂、从不看圣经、连上帝有几位都不知道,然后他说:「我是超级虔诚的基督徒,因为我喜欢喝红酒,大瓶大瓶的喝!」

请问这样能算是虔诚吗?虽然他似乎很热衷于领圣餐的仪式?应该不行吧。

讲到这里我们马上回顾一下,为什幺从本来一开始讨论的「希望得到、希望快乐,希望和平」这样的理想,突然增添了这幺多好像「完全不相关」的元素?而且!怎幺开始帮人分类、开始评断人、甚至要杀人了?

如果我们能尽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帮助这个世界、为这世界贡献,那上帝祂应该会接受甚至开心才是,那为什幺人们还要「多做」一些、或「多知道」这幺些其他的东西?

再想想看,如果有一个人从出生到长大,没有人跟他讲什幺宗教信仰、神学思维,但他却认真向上、帮助他人、认识朋友,为这世界做了许多正面的贡献,直到死也不知道任何宗教,难道这样不好吗?

如果这样也蛮好的,为什幺这不能成为我们的信仰追随?

许多宗教的信仰都有「排外」条款,且多数包含着「快快干掉不信的人,以后就能上天堂或得到些好处」这种教条,那我们该去信吗?

如果我们生下来是空白清纯的,却被外在灌输各种跟我们原先理想「不相关」的教条,以及「杀异教徒」的教条,请问这世界怎幺会好?

再一次我们强调,如果你认为你的宗教没有这些条文、没有这类要求,那多半只能说明你不够虔诚、没有K完整本圣经或古兰经。

「但是很多人甚至欧美国家都信仰『我现在信』的这个宗教,怎幺也相安无事?」有人问。

因为:多数人都是「选择性」地去使用信仰、使用宗教。

你可能把经书当成文学读物,你可能从经书中挑选温馨舒服的部分去实践,你可能还自己揣测诠释了许多新解,但那仅是你。我们最大的问题在于:假设有人想要「彻底」照做呢?

假设某些人觉得「想要当一个真正实践经文」的虔诚教徒、穷尽此生来消灭没有同样信仰的人,身上绑个炸弹就往人群里站、劫持个飞机就往你办公室大楼撞、看到你女儿穿短袖就给她吊起来、并拼命诅咒所有人下地狱。

请问你能用什幺理由去跟他说:「嘿~老兄,不要嘛,不管信仰什幺,加减就好啦,不用这幺认真啦,挑些简单的教条做一做就可以了,不会有人检查的啦!」

请问他会接受吗?
如果他不接受怎幺办?

他要是决定开始用石头砸人、点火烧人、买核弹炸人,请问你、你的小孩、你的家人,以及所有「没那幺虔诚的人」该怎幺办?有什幺对策?

现实中没有解决的方式,只能发动战争。

让我们再问几个问题:

大家听过宇多田的〈First Love〉这首歌吗?或月之海的〈I For You〉、史密斯飞船的〈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KISS的〈Forever〉、张学友的〈真爱〉等等无数动人的经典歌曲、抒情歌曲、亢奋歌曲,那些旋律跟歌词都会让你听到的时候觉得:

「我们一定要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去完成些什幺!」
「我们一定要为了让喜欢的人能过得开心而把这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们一定要认真的去爱一个人!」

那为什幺,这不能是我们的信仰呢?

把「爱」挂在嘴边、把「思念」挂在嘴边、把「此生为你」挂在嘴边,有什幺不好?

就算你真的去照做又有什幺不好?

为了他人、为了世界,这就是我们下一个信仰。

后记

这篇文章纯粹是想表达,所谓「信仰自由」,应该不能包含「攻击他人」这样的信仰内容在其中。绝大多数宗教里都有很多恐怖的条文或经文,但是多数人觉得这些有「历史一体性」而不能删改,然后这些又都跟真神、上帝有关,所以最好能照做就照做,问题就在于:你无法控制各种宗教的内容,以及信仰的人要怎幺诠释。

当半夜耳朵痒的时候,你可以解释为是感冒或感染,你也可以解释为「有人在思念你」,既然你无法监控全世界所有人当时脑中在思念什幺,所以逻辑上你也无法验证这种说法成不成立,那我们当然可以说:「耳朵痒就是有人在思念你」,但大家能接受这个「结论」或「信念」吗?

同样的,如果一个人声称上帝跟他说,一定要把全世界都用核弹爆掉,才能重新开始新的篇章、建立新的美好国度。那大家又如何能找到证据说「这不是真的」呢?

这种「无底限」的「带入想像」所建构的宗教信仰难道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吗?因为只要有那些永恆负面或恐怖的教条存在于部分人们的脑海中,我们就永远活在恐惧里。

所以,为什幺信仰的教条不能被修改?为什幺极度可能造成他人危害的教条还要一直存在?

甚至回到我们一开始问的那样:为什幺「帮助他人、为这世界贡献、好好地爱一个人、爱很多人」这样简单的概念不能成为我们的信仰?

如果你还没有特定的宗教归属或信仰归属,或许选择一个简单、正向的路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至少在这样的信仰里,所有的信仰歌曲都很好听。


这次的封面图用的是电影《锅盖头》(Jarhead, 2005),一部描述年轻小伙子为了理想而从美军,但是随着他面对摸不清「谁是敌人?」的战场,以及师出无名的战役时,他开始重新检视自己的信念。

这部片非常好看,但是这部片不算是丰厚的剧情片,因为他想让你一段一段地感受、反思,去想「我们到底活在怎幺样的一个世界?」以及「到底对这世界来说、对我们来说,什幺东西才是好的?」

如果你能自己决定,你会想要用什幺样的「内容」来建构自己的信仰、建构给未来孩子们的世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