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C潮生活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 正文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发布:2020-07-24 热度:743℃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对我来说,不管是不是做音乐,咖啡馆是个充满各式可能性的空间。为什幺说它是「空间」,是因为一个空间会有很多的可能性。它可以是简单的艺廊,也能是小型音乐演出的地方,它可以是某种讲座的教室,或是一间简陋的电影院,可以是市集,也可以是工作室。

咖啡只是这个空间所需要的藉口,是这个空间里发生的人事物才足以撞击出未来的可能性。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咖啡过于矫情,如果可以的话,它当然也可以是乌龙茶、啤酒、可乐,或甚至是豆浆。

只是咖啡这样的文化在西方历史中行之有年,从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到现代,从文艺沙龙一直到文人驻足的所在,咖啡馆始终在西方的文化史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所以对我来说,一间好的咖啡馆,除了一杯好的咖啡之外,它应当给你更多的东西。空间上的刺激,气氛上的掌握,音乐的方向和内容,还有文化上的自我。

好的咖啡馆不应该只是设计师拿最近很流行的元素画了设计图买了家具就塞到那个地方去,好的咖啡馆也不该只是以午后的小确幸忘记此生的大不幸,好的咖啡馆也不该整天播放Norah Jones加上Jack Johnson(偶尔换上Jason Mraz还有《伊帕内玛姑娘》)。

总而言之,我认为好的咖啡馆是老闆脑中眼中理想国的缩影,是个人性格在空间上的具体化,是他知道当他想要喝杯咖啡浪费些时间的时候该有的样貌,也包括他在这样的空间内对于光线气味触感听觉等等到底有什幺需要。

所以思潮可以在咖啡馆被讨论争执并且延续,所以艺术可以在咖啡馆被呈现并且刺激,所以音乐可以在咖啡馆初试啼声而被听见,所以革命可以在咖啡馆被筹划并且实现。

偶尔不是提神的咖啡,而是让人失神的酒精。气氛要足够放鬆而没有压力,桌子大小要适中,可以交头接耳也可以嬉笑怒骂。音乐不见得要好听但要有自己的个性,灯光不见得非得明亮,但一定要有某种暧昧不明。

Kaffee alt Wien(奥地利.维也纳)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几年前在欧洲的自助旅行,不小心撞见的咖啡馆。在旧城区中心的这间咖啡馆,营业时间从早上十点到深夜两点,墙上贴满各式演唱会电影舞台剧等等的海报。烟雾弥漫人声嘈杂,与其说它是个咖啡馆,倒更像个文雅些的酒馆。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咖啡馆后的另外一个空间还有一张撞球桌,整间店还有客人都充满了浓浓的波西米亚风情。在维也纳这个拥有丰富优雅文化的地方,可以撞见这间生龙活虎且充满次文化张力的咖啡馆,是很难忘的经验。

The Wall卖捌所(台湾.宜兰)

卖捌所本身的建筑物就是日据时代宜兰烟草专卖及住所兼用的建筑物,但从外观到内在,在乐团「丝袜小姐」主唱小龟的规划布置之下,不但保留建筑本身历史的风味,也多了些新的趣味和质朴的内涵。轻鬆自在的气氛和不过分迎合复古的自然,面对后院的日式风格大落地窗和可以享受到宜兰清新空气的后院。没有演出的时候,是适合聊天发呆享受离开台北感觉的秘密基地。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有演出的时候,可以看到演出者在这样的环境和轻鬆的气氛下演出,不管对于乐团本身或是看表演的人来说,都是种意外的收获。这样的咖啡馆,不会让你感觉是在城市里找个地方躲起来,而是用咖啡馆来享受这个城市的另一种样貌。

台湾的天气通常不像欧洲适合户外露天的座位,可是在后院的座位,除了必须偶尔忍受蚊子之外,是我很喜爱的位置。除了可以看见整栋建筑的外貌,还可以有一种在自家后院的悠闲感。店里也贩售许多独立音乐的唱片,还有一些独立出版的杂誌以及摄影集。

Cafe Junkies小破烂咖啡(台湾.台北)

Cafe Junkies的概念就是,别人眼中视为垃圾的,对我们来说也许就是珍贵的宝物。所以店内装潢举凡桌椅门板,组成主要视觉的窗框展示柜,甚至是展示柜内老闆自己的收藏品,多数几乎都是从垃圾堆里头捡回来的。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老闆玺开是乐团「Staycool」的主唱兼吉他手,因为自己对咖啡的爱好,所以开了这间咖啡店。除了咖啡之外,也有贩卖贝果搭配自製的贝果酱。音乐很有个性,有时候听见的音乐歌词搭配隔壁桌的话题很有冲突感。

老闆自己烘豆子也自己监製咖啡,有时候还要花时间玩乐团,或是在店里安排一些小演出。希望他咖啡店生意差一点,就可以有多一点时间玩音乐了!

玛莎隐藏的文青因子 理想咖啡空间

玛莎

五月天贝斯手,近年来也担任许多歌手及乐团的专辑製作人,曾凭〈诺亚方舟〉拿下金曲奖最佳作曲人奖。在音乐之外也乐于做不同的尝试,去年底在华山红砖区低调开设咖啡馆,实现心中对于理想空间的蓝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