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C潮生活 >只有女人的道德需要被公审?从黄心颖事件看猎巫文化 > 正文

只有女人的道德需要被公审?从黄心颖事件看猎巫文化

发布:2020-06-23 热度:374℃


黄心颖和许志安的在计程车上亲吻的片段,遭到偷拍外流,让私领域情慾成为公共领域人人可议的窥淫事件。我们一面偷窥批评,一面隐藏情欲,彷彿一切都与我们无关。

4 月的香港,社会忽然热闹起来,不为什幺,为的是黄心颖和许志安的士亲吻片段。一条在法例中属于「半私人空间」的计程车男女缠绵短片,竟然变成公共议题,让有家室的、单身的、正在默默当小三的人的神经都被冲击。

只有女人的道德需要被公审?从黄心颖事件看猎巫文化
图片|来源

这则娱乐新闻起初在苹果日报的网上版本刊登,手上的电话马上传来友人们的转发,不够半小时,各种恶搞的图片亦陆续出现,包括揶揄黄心颖为「攻心计小三」的截图,显然地,网友把她的社交媒体帐号翻了一遍来调查出轨时间线;还有同情黄心颖另一半马国明的「的士」图和不知道在哪里流出的行内艺人对黄心颖的「人夫收割机」评价的录音。

事件在香港这热锅煮成一盘烫手的汤,一直到晚上七时左右,许志安开记者会公开道歉,形容自己是「坏掉的人」并表示会暂时退出娱乐事业,正式亲手把私人领域的情慾搬上公共领域,也让人想起 2008 年陈冠希电脑裸照流出的事件,当时,锺欣潼亦召开了记者会,为了自己的情慾生活对全港观众道歉。

只有女人的道德需要被公审?从黄心颖事件看猎巫文化
图片|来源

因此,日常生活都变成战场

两个艺人的情慾事件,多得娱乐新闻媒体的渲染,蔓延至日常你、我、他(她)之间,成为对立、辩论的种子。在事发后,笔者一位没有深交、久未碰面的小学同学在脸书上传来交友邀请,在接受邀请的一剎那,我明白她的动机了——原来她冲着我一个维护黄心颖的帖子而来,在她的脸书上有一则最新发布的帖子,原来她正在隔空回应我,「若你说黄心颖勾人老公不关大家的事,那你也不要管别人批评她啊,闭嘴吧。」我细心地把她的个人档案翻了一遍,发现她经历过类似情伤,她就是那个「大婆」,前男友背叛过她,一则较旧的帖子透露了她对「小三」的厌恶:「当女人还是不要那幺 cheap,请妳合上双脚。」这种「猎狐(狐狸精)」的情绪未必在每一个人身上出现,可能我与对方的情感经验有所不同,在接收黄心颖事件上面才会有不同的视角,没有谁对、谁错。

不过,将黄心颖事件作为茶余饭后话题的人,其实某程度上巩固了所谓的「压迫」和「刻板印象」——将婚外情看成女人单方面的错误、不节制,「猎狐」同时也是「猎巫」,黄心颖成为坏的女人,人们急不及待将她打入地狱、谋杀她的人格、落井下石。

例如在事发后第一天,我在路边大排档用餐,一个同檯年届四十的女性开始搭讪,说的就是对黄心颖的批评,「黄心颖啊,她就是专向人夫下手,很多前科。」、「她之前还跟郑秀文一起做运动,这种女人真可怕!」,而更有趣的是当中渗透出对「好女人(妻子、没有可公开审视的情慾的、与坏女人相对的)」的同情,「枉郑秀文还癡心一片!」而对于许志安的着墨,则与媒体一样少,目标锁定是黄心颖。

何式凝:「支持黄心颖的请举手」

在 4 月 27 日由香港学者周保松主持的「Brew Note 文化沙龙」,曾经接受女人迷访问的何式凝和突破机构#METOO 事件的带头抗议人黎明,以「仆出一条新街 两条港女的民主实践」为题,从「性」入手,讨论香港制度的不公。期间,何式凝将黄心颖事件再亦搬上檯面,说:「我认爲黄心颖和许志安是两情相悦的,两情相悦的爱情,我都支持。有很多人两情相悦,但因爲世俗的眼光,而无法在一起。」然后她再问现场观众:「有谁是支持黄心颖的吗?请举手。」小小的咖啡店内冒起的手——包括笔者的——寥寥可数,举手的人瞬间变成小众,即使现场观众大多都是黄丝、支持民主的公众。

一位中年男子举手发表意见,说:「何式凝,我从雨伞运动开始欣赏你走出来支持民主的勇气,但你提到黄心颖值得支持的时候,我认为我看错了你。」言下之意,原来一个人支持真普选是正义,但当她支持出轨的女人、小三,她就前功废——这是不折不扣的厌女和情慾封建。

那一刻才惊觉,原来民主和进步对很多人来说,不包括女性的情慾自主——对,黄心颖是个未婚的、年轻的、美丽的女人,她有过很多绯闻,因此「正常人」认为她是「纵慾」的家庭制度破坏者,支持她就像支持破坏秩序者。

但为何破坏警察秩序的抗议者是英雄,破坏家庭秩序的女人是巫婆?是不是我们还有一些盲点?

如讲者所形容,其实许志安的家庭、婚姻是一个由上层而设的制度,我们往往忽略了民主运动中的「性」部分,我们想社会进步,想有普选制度,但却忘了压迫着人的,可能不只是独裁政治,还有对男女情慾的既定标準。

对于出轨的男人和出轨的女人的差别待遇,也是从之衍生的现象,许志安公开道歉,回归家庭,做好老公,大家就放过他。剩下黄心颖,留待给公众「惩罚」,这也是一种「性别不平等」。

陈冠希的电脑,的士上的闭路电视

有谁会想过,与情人在的士上嘶嘶细语和缠绵时,观衆的人数,会多于的士司机一个人呢?有谁会想过在一个非公众场合裏面,你做过一举一动,尤其是牵涉到情感、性爱和感受的,都会被公开和审判呢?那些原本记录在自己相机和电脑裏面的合照和短片、那些写在日记本上的字句、那些播过的私人音乐清单,若在转眼间成爲你的痛脚,你会有何感受?

在黄心颖事件上,有一点是娱乐新闻和大衆舆论较少提及的。当大家都在着眼出轨的时候,忘记了的士其实是半私人空间,意味着黄心颖和许志安某程度上是被偷拍,而且片段未经他们同意就流出,与当初闭路电视作爲保全之用原意相违背之余,亦是对私隐的侵犯。 不过涉及到感情、出轨、性的资料,对于大多数人来説实在太美味、太能代入、太多道德标準要应用了,因此造成了「批评出轨者的正当性,比起捍卫个人私隐的正当性还要高」的现象。

黄心颖和许志安是有共识之下亲吻的,可是司机将录像送到传媒手上这行动,是没有得到二人的同意的。 而同样地,2008 年的陈冠希裸照事件中,陈冠希是获得各位女性同意才会拍照的,是有共识存在,可是维修电脑的一方未曾获得任何照片中的人同意,把照片上传到互联网共享,侵犯个人私隐。

黄心颖、许志安、陈冠希、锺欣桐等人,从来没有允许过公衆去观看他们的私人生活,爲何我们认爲自己会有资格去指指点点、给予评价?甚至,他们还需要爲了自己的私人生活道歉,压根儿却不是他们的错。侵犯私隐、不诚实使用资料的人的错,我们没有去追究,反而追究公衆人物的性爱生活、感情生活,批判他们道德败坏,却把不诚实的资料使用者的道德败坏视而不见,香港的社会从 2008 年到 2019 年期间,似乎没有对这种活吞公衆人物的风气有所反思,同样的历史模型以不同形式和程度重複出现。

总结:锺欣潼、朱慧敏、余香凝和黄心颖

在黄心颖之前,香港社会针对女艺人私生活而作出人格谋杀、欺凌和讨伐的潮流早已存在。不论是猎狐还是猎巫,针对的都是女性的情欲。

朱慧敏在 2005 年成爲香港小姐亚军之后,被狗仔队拍到与艺人梁荣忠在车厢热吻,因爲当时男方有另一半,朱慧敏不断被港媒追击,被形容爲车震女,仿佛在形容她的性和爱是随便的、任人鱼肉的。无綫电视安排大量慾女形象的角色给她,而这些角色在香港社会中算是邪牌、坏的女人,她虽然没有被雪藏,但第三者、「狐狸精」成爲了她的代名词。 这事件与黄心颖事件同属关于出轨、偷拍(侵犯私隐)和女性情慾的议题。

Twins 成员锺欣潼在 2008 年的陈冠希裸照事件中,深受其害,而且她更爲拍摄(未经同意就被上传的)裸照而公开道歉,声泪俱下:

当年她被批评爲表裏不一、伪人,因爲她的情欲被表露人前,在照片出现之前,经纪人公司将她包装爲圣女,当公衆认爲自己被骗、发现她不是「圣女」,便怒髮冲冠,甚至在她复工之后向广管局和无綫电视台投诉。或许作爲观衆,我们有权决定想或不想看见谁,但作爲人,我们没有资格去批评一个人的情欲生活、说她道德不道德,除非她想跟你讨论。爲何她作爲一个女人,不能够有情慾生活呢?爲什麽锺欣桐不可以有在镜头面前与心仪对象亲昵的勇气呢?

曾经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余香凝,在 2018 年被狗仔队偷拍她前往男性家过夜的照片,当时她有一位圈内男友陈家乐,她因此被网民追击,在她的 Instagram 帐号上充满「臭鸡」等负面字眼,娱乐版亦毫不留情地继续将她写成一脚踏两船、性欲过多(大食)、忘恩负义的女人。 这事件除了包含偷拍(侵犯私隐)、出轨,也特别显示出社会对女性情慾的限制,以及因爲社交媒体的兴起而大行其道的直接网络欺凌现象。

而黄心颖的 Instagram 帐号也遇上同样的欺凌现象,网民更发起「要求无綫与黄心颖即时终止经理人合约」的联署行动。她的亲姐姐黄心妙曾经在事件曝光后回应:「我们活在一个充满语言暴力的年代,很多人都认为他们可以做这种精神上和心理上侵犯别人的行为,大家都化身为判官,选择以暴易暴,我们的世界真的生病了。」

娱乐新闻将侵犯私隐变得理所当然,爆料热綫成爲发财小工具,然后充满性别歧视、厌女情结的内容继续在社会流传,记者用下流的字眼推波助澜,公衆继续认爲女艺人一定要当道德女人、邻家女孩,我们则一面偷窥和批评,一面隐藏着自己的情欲、自己的感觉、自己有点坏的一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