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车生活 >许多批评无视事实,因为他们本来就只想批评 > 正文

许多批评无视事实,因为他们本来就只想批评

发布:2020-08-06 热度:430℃


许多批评无视事实,因为他们本来就只想批评

定义

接受与自己信念一致的资讯,无视与自己信念不一致的资讯。也就是说,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犯下认知扭曲的现象。不管客观上什幺是正确的,只坚守自己相信的,因此又称为「我方偏见」(Myside Bias)。

掉进确认偏误时,无视资讯是否为事实,只依据和自己的想法或信念是否一致,来评价与处理资讯的价值。因此就算别人再怎幺指责,支持自己信念的资讯只不过是胡说八道,或者与自己信念相反的资讯明白摆在眼前,还是难以从确认偏误中脱身。

美国史丹佛大学心理系洛德(Charles Lord)教授,在一九七九年的研究中证实确认偏误。研究团队召募实验参加者,主要是对犯罪处刑有主观意见的人。

实验将赞成死刑制度与反对死刑制度的参加者,分成人数相同的两个组,让他们阅读两份研究报告。一份是美国有死刑与没有死刑制度的州的比较报告书,另一份是研究导入死刑制度之前与之后的比较报告书。研究团队在参加者阅读过两份报告书后,请他们评价这些研究做得好不好、报告书写得好不好,再以问卷调查他们是否改变了见解。事实上,这些研究报告书不是实际的报告,而是虚构的。

在洛德的研究中,要注意的重点不是参加者阅读了两份一样的研究报告书,而是研究团队示意他们,两份报告书中,有一份显示死刑制度有效果,另外一份则否,之后两份报告书就对参加者产生不同影响。

换句话说,参加者是根据自己对刑罚的主观意见,来评价研究报告书。与自己主张相符的资讯,很轻易就让它过关,对相反的资讯则採取极高的判断标準,试图找出问题点。

结果,即使是同一份报告书,当研究团队说它是死刑制度有效的报告书时,反对死刑论者便无视内容,而赞成死刑论者则更记得内容,而且愈仔细阅读报告书,愈会以先入为主的观念处理资讯,最终强化自己的态度。所以,确认偏误和事实与否无关,它不是从资讯的差异中产生的,而是来自最初的信念差异。

美国心理学者苏瑟兰(Stuart Sutherland)与齐达(Thomas Kida)分析,美国遭受日本攻击珍珠港而无力回击,就是因为当时美国的司令官金梅尔(Husband E. Kimmel)的确认偏误所造成的。当时,日本朝向珍珠港的兵力增加,并进行各种训练,各处都呈现进攻的徵兆。但是金梅尔认为日本哪有胆子敢攻击美国,无视那些徵兆,没有做出任何防备。最后就如我们所知道的,美国承受了巨大损伤,在历史上记下一笔。

世界上错误的假知识不会消失的理由,也是因为确认偏误。举例来说,虽然血型跟个性的关联没有任何科学证据,但人们会根据血型逐条列举个性,就像重要的心理学理论一样,说得头头是道。

对认为 B 型男人个性很差的人来说,即使亲眼见到亲切的 B 型男人也没有用,会认为他是例外而排除,或是曲解为他只是偶然亲切,最后还是会显露本性。一边阅读血型心理学的书,一边认为就是这样,也是因为先入为主认为血型和个性有关联,或是期待有关联,而在这种心态下选择书的读者,因为确认偏误的作用,所以能在书中轻易发现符合自己信念的证据。

另一个例子是所谓的「满月效应」(Lunar Effect)。满月效应会将特定事件与满月进行连结。例如,相信满月的夜晚会事故频发的人,在满月当天只注意发生的事故,无视其他期间发生的事故,同时更巩固满月与事故有密切关係的想法。这种信念会让人反覆蒐集相关的资讯——满月时人们的情绪会产生变化、满月升起时狼人会出现、月光会让注意力涣散等等。虽然是难以确知是否为事实,或是难以连结在一起的事情,但对有先入观念的人来说,看起来都像宝库一样,能够证明自己的信念确实无误。

产生确认偏误的根本原因,是人类的认知特性。人类无法同时处理各种资讯,在认知上有局限,无法总是综合处理全部资讯,所以会在有限的认知容量内,执着于容易处理的资讯片段。然后根据自己既有的习惯,不假思索地处理资讯片段,因此会注意和自己的主见、信念、假设等,没有冲突的资讯。结果,人们因为确认偏误的关係,「以稳固的相信产生稳固的事实」,而不是因为看到稳固的事实,而产生稳固的相信。

参考项目

过度自信谬误:高估自己的能力、状态、控制力、事情的範围、成果等。一厢情愿偏误:没有具体的根据,只是因为喜欢肯定的结论,所以按照自己相信的肯定结论进行思考。自我应验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周遭的人预言或期待行为者如何行动,对行为者造成影响,结果做出预期般的行动。又称为比马龙效应(Pygmalion Effect)、罗森塔尔效应(Rosenthal Effect)、自我预言。确认偏误是蒐集能强化自己信念的资讯,并相信自己的信念就是现实;自我应验预言是以自己的信念为基础,结果造就了现实,两者是不同的概念。

相关推荐